• 欢迎来到PT老虎机网址(lunwenchina.cn),我们为您提供专业的论文发表咨询和论文发表辅导!
【PT老虎机网址】论文发表_发表论文专业服务,最快的论文发表通道!多年来诚信论文发表,铸就品牌.上百家期刊合作加盟,持续发表可享受VIP优惠待遇!

你的位置:PT老虎机网址 >> 论文库 >> 教育论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从女性成长小说解读《飘》

热度0票  浏览0次 时间:2017年11月13日 13:56


摘要:《飘》是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长篇小说,它以战争和社会巨变为背景,刻画了主人公郝思嘉的成长历程。本文将从女性成长小说角度解读小说及郝思嘉经久不衰的人物魅力。

关键词:《飘》;成长小说;女性;经历;认知

 

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长篇小说《飘》气势恢宏,它以美国南北战争前后为背景,生动细致地刻画了以郝思嘉为中心人物的若干个家族的兴衰事件,成功塑造了多个饱受争议又十分牵动人心的人物形象,成就了一部不朽的文学经典。以《飘》为研究对象,有人从历史背景下手,揭露了南北战争给整个美国带来的巨大震动和社会变革使南方的种植园主和贵族们为痛失的昔日特权和美好生活而感到惋惜又无可奈何;有人从人物入手,着重比较书中两个性格鲜明,但又截然相反的人物角色——郝思嘉和媚兰。她们一个大胆而随性,代表了叛逆和反传统;一个慈爱恭顺,宛若体现女性传统道德的最佳范本。有人关注于思嘉的爱情悲剧,正如她自己所说如果她“真正了解阿希礼,她就永远不会爱上他;如果她真正了解瑞特,她也就决不会失去他” [1]事实上,《飘》也是一部刻画女性成长的小说,可以从成长小说的角度研究小说主人公郝思嘉的人物性格,成长经历和认知发展。

研究郝思嘉的人物性格,会发现她的性格之中既有在父母影响和环境熏陶所导致的传统思维的一点点积淀,又有经历种种波折和人生变化而带来的心灵冲击之下萌发的反抗、叛逆和坚强不屈。爱情的失落、家园的破损和战争的洗礼,当一个人决定要勇敢面对生活的挫折和人生的不幸,承担起命运赋予她的责任的时候,真正的成长就开始了。

成长小说中主人公的成长经历,特别是“围绕主人公成长的躁动、环境的考验、困境中的迷惘、顿悟和拯救等经历,组织各种不同的事件” ,成为小说情节发展必不可少的叙事动力。[2]《飘》通过多个事件描写了思嘉16岁到28之间从一个女孩蜕变成一个坚强女性的成长历程。郝思嘉,一个美国南方种植园主的女儿,一个从小受到严格教养的淑女,原本在平日里她只知道宴会、跳舞,向男孩子施展魅力。所有的巨变从她得知她深爱的希礼要和媚兰结婚开始。痛失希礼,思嘉骤然决定嫁给察理。这么做本为挽回面子和打击希礼,而她并未做好为人妻为人母的准备。有时她会“觉得自己仍旧是郝思嘉小姐”,可踏入婚姻使她开始了新的生命篇章,也终结了她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她不喜欢战争,讨厌别人谈论战争,但战争还是来了,察理的死使她成了寡妇。亚特兰大被围,她在局势失控之前决定回家。

当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冒着生命危险回到陶乐时,看到的却是家园被毁、母亲去世、父亲失神、妹妹病重、黑人无人照管和食物极度缺乏。生活到了极度艰难的时刻,她本以为家可以让她躲避,家人可以让她依靠,可她没了依靠,今后她要一个人承担起家的重担了。但“这番惨苦的经历并不曾动摇她的奋斗的意志,反而使她越发倔强了”,于是她下决心要守护陶乐,就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可突如其来沉重的赋税使她重新面临失去陶乐的危险,她一筹莫展,想要向希礼求助,可正如战争、和平都使她失望一样,希礼也让她大失所望了,她只剩她自己可以依靠了。思嘉向瑞德借钱,不惜以出卖自己为代价,而瑞德的拒绝使她几乎陷入绝境。绝望与悲愤之际她偶遇甘扶澜,得知他有能力帮她解决危机,她便下决心嫁给他,哪怕并不爱他,哪怕他是自己妹妹的未婚夫。生活的逼迫已经使“她一切反应完全变成男性的了”, “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而且对于自己需要的东西,会像一个男人一样,从最简捷的途径去追求它,不像一般女人那么躲躲藏藏迂回曲折地追求了。” 种种苦难经历使她的心慢慢长起了坚硬的外壳,当她决定要做什么的时候,就会不顾他人的议论,道德的束缚,甚至抛却母亲昔日的教导。而这一切都只为了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家园,不再重新回到饥寒交迫的日子而已。

伴随着一次次巨变,一个个事件,主人公郝思嘉对自我的认知,对他人的认知以及对世界的认知在不断变化,而这种种变化也体现了人物内在的成长。当她发觉于自己对于战争,理想和主义始终不能像其他女性那样怀抱牺牲自己的心愿时,也深自诧异,却并不自责、懊悔或是动摇。因为她始终有着一种“狡猾的实际主义” 。面对危险和困境,思嘉本是想要逃避,退缩和依靠他人的,可当她明白没有家人可以给她庇护,没有情人可以提供帮助,甚至连丈夫都不可靠的时候,她就只能鼓起勇气,勇往直前地独自面对了。正是她那接近父亲,接近自己爱尔兰祖先的本性使她“凭着本能,怀着反抗现状和必然胜利的信念,争取自己经济上和精神上的独立和自觉”。[3]瑞德是爱她的,可对这份爱她觉悟地太晚,以至于每每遭逢不幸,她都没能感受到一种及时的安慰。最终她理清了自己对希礼,媚兰和瑞德三人的情感,可也失去了他们。好在她始终拥有“生活的热情”,在绝望的边缘她总对自己说“我现在不去想它”,“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成长是痛苦的,成长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但只要还有明天可以期待,还有家园需要守护,还有亲人可以挂念,这些理由就会支持她坚毅不屈地生活下去。

 

注释:

玛格丽特·米切尔 .《飘》[M].傅东华译.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2008

参考文献:

[1] 玛格丽特·米切尔 .《飘》[M].傅东华译.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2008

[2] 栗玖玲.存在的虚无与成长的孤独——《飘》的结构之一[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2007,(4).

[3] 芮渝萍 范谊.认知发展:成长小说的叙事动力[J].外国文学研究2007, (6).

 

 

李庆钰,女(1984--),汉族,河南新乡人,硕士研究生,助教,研究方向:英美文学。
电话:15893817751
邮编:450000
邮箱:happy_girl_chelsea@126.com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龙子湖高校园区河南师范大学新联学院



PT老虎机网址(www.lunwenchina.cn),是一个专门从事期刊推广、论文发表、论文写作指导的机构。本站提供一体化论文发表解决方案:省级论文/国家级论文/核心论文/CN论文。

投稿邮箱:lunwenchina@126.com

在线咨询:449056844(QQ) 

联系电话:15295038855(万老师)  

 

上一篇 下一篇
0

联系我们